香蕉app免费下载收看

| | 0 Comments

世界一片漆黑。

细雪的剑气撑开方圆数尺的太平。

宁奕蹲下身子,他把风雷古刀里,“傅清风”的魂魄,原原本本送回了她自己的身子中。

年轻人揉了揉眉心,他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来。

做完这些,他也算是能还这女子一个挣脱宿命的机会……只是,不知道傅清风醒来之后,会是如何。

宁奕的眼神有些复杂,他看着被“姥姥”毁去的肉身,沉默不语。

那张衰老的面容,缓慢苏醒,眼皮轻抖一二,睁开之后,仍然是熟悉的明媚眸光。

……

……

傅清风眼前的世界逐渐清晰。

她看着撕去面皮之后的“书生”面容,映在自己眼前,那个叫“宁臣”的“读书人”,本来面目要凌厉很多,此刻眉眼即便柔和,也能看出眉宇间的淡淡杀气。

她沉闷咳嗽两声,然后忽然轻柔地问了一句:“宁先生,这就是你本来的面目吗?”

骄阳夏日下的朱唇粉面女子好清新

宁奕怔了怔。

他点了点头,然后伸出一只手,指了指上空。

“不用担心……我会送你出去。”

宁奕沙哑说道:“出去之后,你的容颜,身躯,我都会想办法帮你修复……我认识很多厉害的人,一定能治好。”

说到“容颜”两个字的时候,傅清风有些恍惚。

她“回来”的时候,感到了自己的痛苦,彻骨的阴寒没有了,但取而代之的是阵阵的刺痛。

她惘然抬起一只手,细细看着自己掌心掌背的皱纹。

然后拿着这只手,轻轻抚摸着自己面颊。

傅清风缓慢闭上双眼。

她没有铜镜,也不需要铜镜,此刻凭借触摸,便能够想象到,自己是一副什么样的模样。

傅清风闭合的眼角,痛苦的流下两行泪水。

红纱“女子”此刻已完不能算是漂亮,姥姥的煞气侵入肌肤,原本白如脂玉的肤色,现在镀上了一层黑气,黯淡无光,不仅如此,吹弹可破的面颊,生出了横纹,发丝枯白垂落。

自古美人如名将,不许人间见白头。

宁奕沉默看着这一幕。

他听到女子满面泪水,笑着问道:“宁先生,我现在的模样,是不是很丑?”

宁奕摇了摇头,喉咙艰涩,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“清风从未想过……会有一日,有机会离开这寺,这庙。”

容颜衰老的女子,睁开双眼,轻柔道:“我在这,兰若寺,千佛塔,时而阅经,时而摘录……都说世上有轮回,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……”

女子笑道:“这些年,帮姥姥杀了好多人,清风罪孽深重,已不是一两句简单的忏悔,可以了清。”

宁奕怔了怔。

傅清风的眼中,有一抹恍惚。

她想到前几天的林中雾气,幽幽篝火。

脑海里的画面,一幕一幕,一格一格。

一滴泪滑落。

容颜枯老的红纱女子轻轻呢喃。

“君非宁臣,我非清风……”

那就这样吧。

那就……这样吧……

一道飘散的红纱,被无端的风气吹起,盖在宁奕面前。

那柄风雷古刀失了颜色,坠落至地,啷当作响。

宁奕扯下红纱。

枯白的发丝如雪,一整具身躯,都化为溢散的流光,飞扬,破碎。

香消玉损,魂飞魄散。

结束了这痛苦的一生。

……

……

四处都是破碎的红色流光。

傅清风梦呓的声音犹在耳边。

“君非宁臣,我非清风……”

宁奕本以为自己可以帮她摆脱“命运”,但现在想来,这确是一场笑话……

细雪剑鞘不断震颤。

宁奕取下一角红纱,放入腰囊。

“傅姑娘。”他苦涩笑了笑。

下一刹那。

宁奕的眉尖挑起,眼神被满满杀气占据。

若是这兰若寺内的业障有来头,那站在最根源的,不是“姥姥”,而是这来历虚无缥缈的“古佛”。

山字卷,影子……都与它有关。

“就凭你,想要镇压我?”

宁奕单手拔剑而出,细雪剑鞘壁内的剑气滚滚汹涌,如掀起大江浪潮。

一剑递斩而出!

千佛塔盘坐着一尊巨大佛陀,佛陀原本波澜不惊的眼神之中,多出了一丝惊骇,它本不觉疼痛,但此刻自己掌心,有一抹锋锐,势不可挡,瞬间穿透而出,掌背被凿出了一个凸起的凸点——

坐在莲花宝座上的佛陀,浑身金光爆射,背后施展出无数虚影,一条又一条的庞大手臂,在背后蔓延开来,花枝招展,有拈花,有曲指。

那只被剑气洞穿了的手掌,金光溃散。

立马就有一条臂膀呼啸落下,掌心叠加压在掌背上!

“轰”然一声,大地被砸出两道颀长的泥泞。

滂沱大雨之中,浑身金光的古佛,像是在镇压某个桀骜不驯的“邪物”,它背后的手臂一条条施展,一条条挥舞砸落,掌心叠掌背。

千手!

然而,在数十次角力之后,最后一条手臂的压下,也没有能够阻拦那拔剑出鞘的“顽物”!

“撕啦”一声。

金光璀璨的掌背上,有一道黑衫身影掠身而出,带着浓郁的猩红血液。

不是他的。

而是它的。

宁奕悬停在千佛塔上空,脚底是破碎的塔身瓦烁,以及散发着金色圣洁光华的佛陀手臂。

他冷笑着问道:“千手法相?你偷了这具佛陀身,原来也会流血的么?”

剑气洞穿无数掌心掌背,那尊面容安详的古佛,此刻也带上了痛苦……比起“痛苦”,更像是一种愤怒。

菩萨低眉,所以慈悲六道。

如今金刚怒目。

宁奕没有更多说一句,拎剑如拎棍,细雪神性化为一道破空长虹。

“砸!”

铺天盖地的一剑。

不讲道理的一剑。

盘踞如山的佛陀,六字真言化为实体,飞掠而出,与宁奕狠狠撞在一起!

六个巨大的梵文古字,被这一剑浩浩荡荡劈碎!

自上而下的一剑,带着风雷火光,开天辟地一般,从肩头落下,一路削铁如泥,直至莲花宝座!

宁奕一剑削去了古佛半边臂膀,最后就要落地之时,被愤怒的一只金光手掌拍中,整具身子横飞而出,在空中喷出一口鲜血。

兰若寺旁边是一座老林,宁奕撞入老林之中,后背直接将一株三人合抱的古木撞穿,去势不减,从老林上空看,就像是一枚石子被人狠狠掷入林海中,一石激起千层浪,锥形的古木不断崩塌。

这座古佛在千佛塔内修行多年,此刻功成圆满,只差将那枚心脏吞入。

它几乎已得“不朽之身”,整具佛身不可斩杀,但被宁奕的一剑削去半边肩膀之后,让它无比惊骇的事情发生了……磅礴的金光覆盖在断臂之处,竟然无法再生。

那半边臂膀,被斩杀成了虚无!

佛陀目光震惊且愤怒,它盯着远方老林处。

一道破空声音,像是绷紧弦的龙角大弓,载满了风雷,倏忽一声拉开!

双脚蹬在一株老树树身,身躯与地面平行的黑袍年轻人,一只手手背擦拭着自己的唇角。

下一刹那。

老林掀起大雪般的狂潮。

他瞬间便掠至那座古佛佛陀的额首之处。

这一次,不再是对准半边臂膀。

宁奕双手倒持细雪,握住剑柄,插入巨大古佛的眉心之处,磅礴的大量的鲜血如瀑布般涌出。

宁奕眼神冰冷。

这些年来,兰若寺死去的人,都被送往千佛塔,这不知来历的“古佛”照单收,想炼化一具前无古人的“魔道金身”。

此刻倒涌而出的鲜血里,不知道掺夹了几人的无辜性命。

该杀。

……

……

千佛塔一片狼藉。

古佛眉心被插入一柄极致锋锐的剑器,方圆数里,都响起了一阵极其尖戾的嘶哑声音。

宁奕双手插入细雪,蹙起眉头。

剑身不够深。

而自己的剑气,似乎被什么阻挡住了……

这一剑本可以直接灭杀对方。

但如今看来,还是有些不够。

宁奕面无表情,一只脚踩在剑柄之处,接着这股力量,他高高跃起。

驭剑指杀。

细雪剑器如游鱼一般,接着那一脚的击打之力,凿入极深。

四面八方都是猩红的鲜血,在外表光鲜圣洁的佛相之内,内里一片污垢,无数冤魂被剑气照亮,直接被剑气蒸发殆尽。

凄惨的哭嚎声音在古佛身体里响起,细雪一路所过,剑气大盛。

这一剑,直取心脏。

但紧接着。

宁奕面色变得有些苍白,他的身子还悬在空中,神念已经感知到了古佛身体里的情况……细雪抵达了“心脏”的位置。

那里空空如也。

没有心脏。

空中传来剧烈的呼啸声音。

宁奕瞬间被一个泛着金光的拳头砸中,连人带身被砸入地面。

古佛的胸口破开一缕金光,细雪开膛剖腹,这本该千死的伤势,此刻对它而言,显得有些微不足道,即便是灭杀一切的“执剑者”剑气,也只能一缕一缕灭杀自己体内的亡魂。

细雪掠向宁奕的位置。

那枚巨大的拳头,砸中宁奕之后,立即抽走,另外一只金光璀璨的手掌瞬间接过,压住黑衫年轻人的四肢,将整座地面都按出一张升腾的蛛网。

急速掠行的飞剑,在即将洞穿金光手掌之时,被一根硕大手指弹中,犹如雷击。

损失一边臂膀的古佛,另外一边仍然有数之不清的手臂。

宁奕的心神被刚刚那一拳打得有些涣散,金刚体魄都被打散了。

只有本命意识的“细雪”,被古佛的无数手臂拍打,指尖叩弹,化为一道逐渐黯淡的流光,最终捅破一枚佛掌之后,被两根璀璨手指死死捻住,气息鼓荡再三,将积蓄已久的神性消耗殆尽……

千佛塔一片死寂。

那尊巨大古佛,强忍着刻骨之痛,俯下身子,一只手掌叩入大地,五根手指攥地极深。

猛地抬臂。

他扯出了一颗硕大的,还在滚烫跳动的心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