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hfe直播下载

| | 0 Comments

钱夫人带着女儿回来后,便去找了自己丈夫。

家里前后不见人,她正准备打电话,却突然发现杨伯也没在。

就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便立即朝着钱丰来的工作室走了过去。

瞧着门口守着的保镖,立马明白,这两人应该是都在里面了。

正犹豫着要不要去敲门,谁知道房门却在这时候突然打开了。

钱丰来看着站在门口的妻子,这脸色可并不好看。

“进来吧。”

听他的语气,那是十分沮丧,钱夫人朝着屋内看去,发现杨伯正在盯着自己看,哪里还敢耽搁,立即跟着钱丰来小跑了进去。

关门之后,这房间几乎就是与世隔绝了。

墙门和门都做了隔音,为的就是私密性。

而就在进门之后,原本站在的钱家夫妇,竟是一下就跪在了桌子面前。

“杨老,您这是……”钱夫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侧头朝着钱丰来扫了一眼,却发现丈夫始终都是低着头,不敢言语半句。

清新凌宜娴纯纯迷人

“你们倒是出息啊,先是钱家,后是凌恒,这青青嫁不出去,你们就不死心,对吧?”杨伯没有回身,说话时的语气更是凛冽。

听到这话,钱夫人立马明白,人家这是来兴师问罪了。

“杨伯,您也明白,如果不让青青现在嫁人,到时候被带回去,那就是**烦。”钱丰来抬头看着对方的背影,眼中满是畏惧。

“就算是有**烦,这事情也不是凭借你们两人就能扭转的!”杨伯可没给他们留好脸,转身的时候看向两人,丝毫不掩饰眸中的杀意。

若是他愿意,想要两人死,也只是弹指间的事情。

“孩子的身份虽然一定要保护好,可你们也太操之过急了,”瞧着两人害怕的样子,杨伯的神情渐渐恢复,“青青的事情还能再等等,最好是让上头自己来确定,别到时候你们让她嫁人了,锅还得自己背。”

面对这话,两人也是频频点头。

对于钱青青的身份,三人都没有说明白。

而杨伯这个所谓的上头,应该就是古武界了。

“还有,我听说那个孩子还没死?”

钱家夫妇两人原本都以为没事了,可杨伯这突如其来的问题,却又让两人再次紧张了起来。

“我……我们已经派人出去找了。”钱丰来说话时,额头上的冷汗也是跟着掉了下来。

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个孩子,自然就是沈紫了。

“唉,当初小姐把孩子交给你们,恐怕就是个错误。”瞧着两人的样子,杨伯不由叹了口气。

说完这话,他便转身朝着门口走了去。

离开前,还给他们丢下了一句话:“你们最好祈祷能先找到她,要是被他们给先找到了,后果你们也清楚。”

听到这,跪在地上的两人顿时脸色煞白。

没错,他们两人并不钱青青的亲生父母,而是当初他们小姐交托给他们的孩子。

当时的孩子是有两个没错,但为了保全血脉,被人追杀的时候,只能将其中一个孩子给送了出去,这才有了现在这事情。

瞧着杨伯离开,两人缓缓起身。

“真是麻烦,原本以为那孩子可能就死了,再不济那么大的大华,也不可能遇上,怎么偏偏回来了呢?”钱夫人脸色有些难看。

“可能这就是命运吧,”钱丰来说着微微抬头,似乎是想起了什么,“要是小姐还在,能看到她们俩长大就好了。”

两人虽然各有心思,不过对于口中这个所谓的小姐,像是都很眷恋。

这些年虽然只有钱青青一个孩子,但他们也是如同己出,可是没有丝毫懈怠。

而且,这十几万亿的集团,也都是钱青青的,他们现在只是代为打理。

“爸妈,你们在这干嘛呢?”

就在这时,钱青青突然路过,看到了两人在里面,眼中满是好奇。

“没什么,我们在想你这小丫头,竟然还学会骗人了?!”钱夫人一秒钟转了态度,立即朝着女儿走了过去。

看着她们俩的样子,钱丰来脸上也是露出了久未的笑容。

……

凌恒在房间内照着镜子。

看着胸口,他的脸上没有丝毫波澜。

相比之前,现在他身上的毒素,几乎已经扩撒到了全身。

之前黑色的血管几乎快要到手肘,而现在,则是朝着手腕奔去。

虽然黑色的血管十分细小,但是架不住太多,让整条手臂看上去也是隐隐发黑。

侧头朝着窗外看去,外面泛黄的叶子翩翩而落,好在是入秋了,还能穿个长袖遮掩一下。

只是,他的日子所剩不多,遮掩也不过几日而已。

正要转头,一道身影却是从阳台飘然进入。

“十天,最多还有十天。”魏子羽瞧着凌恒身上的情况,给出了肯定的回答。

“差不多吧。”

凌恒丝毫不以为意,一边剃着胡子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着。

瞧着这师弟这不把自己命当回事的样子,魏子羽的心中却有些恼火。

这小子,从以前就是这德行。

魏子羽很少跟人生气,可偏偏凌恒却是每次都能让他生气。

“这几天联系不上师父,要是十天内他再赶不回来,我怕是真要给你提前选一块风水宝地了。”

嘴上那么说着,可他却一直盯着凌恒,想看他的反应。

他见过许多将死之人,但从来没有哪个人跟自己这个傻师弟一样,完全没有感觉。

“不用,之前从云海出来的时候,我已经让赖万年帮我挑了一块了。”凌恒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。

听到这话,魏子羽顿时生气,身子消失在了原地,再出现的时候,已经到了凌恒跟前。

而他那把出鞘就得见血的刀,此时就架在凌恒脖子上。

“若是你想死,我现在便成全你!”

“若是这样,我死之前,师兄你能否答应我一件事情?”凌恒侧头盯着魏子羽,嘴角微微上扬,完全没有把脖子上的刀刃当回事。

“说!”

“大华战帅,虽然需要功勋,但是现在情况跟以前不同,我死了之后,战帅的位置可就空出来,需要一个有能力的人带领,我和元首商量过了,年轻一辈中,你是不二人选。”

凌恒之前就答应过元首,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跟魏子羽说。

眼看自己时日无多,他现在也就只能找这种机会说了。

“不行,我是不会做什么战帅的。”魏子羽听了直接拒绝,没有丝毫犹豫。

“算是我的遗愿,而且时间也不会太久,最多三年。”凌恒知道,若是这想要培养新的战帅,需要的时间会很久。

所以之前在发现陈相赫后,他便将他丢到了凌天战团。

这小子的资质还算不错,三年时间的磨砺虽然有些不太够,但对于现在的大华来说,也是能接受了。

“你放心吧,你想死,我还问我让不让。”魏子羽说着将刀给收了起来。

眼看师兄转身离开,凌恒笑道:“师兄,下次再动刀子,记得带点杀气,要不然一点威胁力的没有。”

“哼。”

魏子羽冷哼一声,随后便跳了出去。

正在院子里训练的左丘,看到魏子羽从战帅阳台飞出来,眉头也是微微皱起。

朝着凌恒的阳台扫了一眼,随后便从腰间摸出了之前魏子羽给他的丹药,毫不犹豫便吞进去了一枚。

左丘知道自己实力低微,而这是他能为战帅做的唯一事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