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VIp的污软件

| | 0 Comments

山野间有清澈小溪流淌,白雪覆盖着大地,枯褐的落叶静静躺在白雪上,虽有雪,但此地却并不严寒,甚至溪间冒着一缕缕热气,怪异的是,岸上白雪却未消融。

此乃有悖自然之景。

但若是发生在南禹,便也算很正常。

毕竟南禹以西有着一座黑火山群,整个南禹并非是这种景象,黑火山群附近自然看不到半粒雪花,但有溪流通自黑火山,延伸在此,有修行大能依靠秘法,布下温泉意,水流温热,但大地却很平常,自有天地灵气的隔绝。

有短发穿僧袍的年轻人,越过溪流,脚踩着积雪,朝着一处宫殿行去。

宫殿前有一块巨石,上述‘枯禅’两个大字。

此地便是南禹山海清幽。

沿途有同样短发穿僧袍的年轻人在见到来者时,纷纷见礼。

他一路回礼,却步伐没有片刻停顿。

很快便上得台阶。

穿梭九曲长廊,来到一处小院落前。

那有些破旧的木门上,有着一块同样残破的木板,上刻着‘枯禅’二字。

娇娘闺房等待君归来

他推门而入,轻舒一口气,执手行礼,说道:“大师。”

院里有着一颗没有半片叶子的梧桐树。

树下坐着一人。

他抬眼望向那推门而入的年轻人,轻声说道:“道生,我知你来意,但我有一事需要你去做。”

道生有些欲言又止,但最终还是言道:“大师请说。”

树下那人思忖了片刻,说道:“九皇子在望来湖修行顿悟,若能有所悟,可入知神,世间诸国的天才之辈一个个入了俗世,或有些有趣的事情已在棋盘内,虽然看不到,却也正在发生着,我想让你去一趟魏国书院,见一见那北琳有鱼,看她是否有意,入千海一观。”

道生紧紧皱着眉头,说道:“为何要入千海?”

“因姜国境内发生了一些事情,那位皇帝陛下定然会有所动作,那对诸国站在巅峰的年轻修行者而言,都是一件很好的事情,北燕剑庐的萧知南,早早便去了姜国,明为入世实修,挑战年轻强者,但选择姜国的原因,并非那么简单。”

“我观西晋二皇子,也有意往姜国,不日便会动身,既是九皇子在望来湖顿悟,我南禹便只有你够资格前往,而那魏国书院的北琳有鱼,年纪轻轻,却遁世许久,若你能让她入世,那棋局之间,必然会多一分精彩。”

道生仍旧不是很理解,但他也从大师的话语里,听到了一些他心中所想的事情,不免有些急切的说道:“大师明明清楚姜国在发生什么,而老师就在天弃荒原,为何无动于衷?”

梧桐树下坐着的便是南禹枯禅无念大师,他神情平静的望着道生,说道:“她是你的老师,亦是我的师妹,你心中担忧,我自然知晓,但我不能离开枯禅,而她也不会有事。”

道生虽深知尊卑之礼,可也有些难以自控,第一次在无念大师面前无礼,更为急切的说道:“可那是山外帝君林敢笑啊!”

无念大师缓缓闭起眼睛,淡淡说道:“不过世间一跳梁小丑,自以为让得落青冥降临,便可无敌,却是十分可笑,纵然我不去,能杀他者,也不胜枚举。”

道生沉默了片刻,继而有些惊慌的跪拜下去,说道:“请大师饶恕,弟子这便起身前往魏国,定让北琳有鱼走出芍华书院!”

他对无念大师的尊重绝不比老师皆然大师少,因皆然大师虽名为他的老师,却是基本上没有见过面的,皆然大师坐镇天弃荒原的日子不短,已经很久没有回到南禹,与道生的师徒之名,也是在皆然大师赶赴天弃荒原的途中,因缘巧合碰见的。

她在道生的身上看到了某种品质,便没有犹豫的收了他当徒弟,只因要前往天弃荒原,肯定不能带着道生,便给了他一件信物,让道生自己去了枯禅,所以皆然大师虽然是道生的老师,但传授道生修行之法的却是无念大师。

按理来说,道生和皆然大师之间是没有什么深厚感情的,毕竟也只是因为一句话,就成了师徒,但道生对皆然大师的尊重却是和无念大师等同的。

所谓一日为师,终身为师,对于这一点,道生是很在意的。

此时对待无念大师的言语莽撞,便让他自觉惶恐愧疚。

无念大师当然没有责怪道生的无礼,开口嘱咐道:“你不是她的对手,此去需懂得斟酌。”

道生诺诺道:“弟子明白。”

他站起身来,缓缓退出院落,将得院门闭合,又在原地站了片刻,方才转身离去。

……

……

天弃荒原。

最后一抹夕阳被黑暗吞噬,周遭变得一片清静。

但有撕心裂肺的惨叫声,很快便打破了这片刻的悠然。

落青冥扇动着双翅,黑色气焰在沸腾。

唐闻柳跪在地上,仰天嘶吼,面庞被血红色的纹路充斥,仿若岩浆滚动,整张脸都要裂开一般。

自腹部丹田有一缕缕灵元渗透出来,融入林敢笑的掌心。

云清川好整以暇的捧着西瓜啃,萧知南半跪在他面前,气喘吁吁,整个人很狼狈。

她回眸望向站在原地发愣的李梦舟,微微蹙紧绣眉,说道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她不断的向着云清川挥剑,李梦舟却不来帮忙,心里不由有气,语气便也冰冷了许多。

闻听得那冰寒刺骨的声音传入耳畔,李梦舟浑身打了个激灵,渐渐回过神来。

他下意识攥紧了手里的不二剑,看向萧知南那张绝美却很是疲倦的脸庞,轻声说道:“我觉得应该换个方式。”

萧知南有些困惑,问道:“何意?”

李梦舟朝着林敢笑走过去,因龙老的事情而再度感到些许恐惧的他,却也自绝境中察觉到了很妙的事情。

所谓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。

龙老用他的方式催熟种子,却也帮李梦舟淬炼出了强悍的体魄,且随着他修为境界越高,那流淌在四肢百骸的药液,同样也在二度洗礼着他的身躯。

哪怕他的体魄不能和山外人那种近乎坚不可摧的体魄相提并论,但不能否认的是,他真的已经很接近山外。

他没有一直纠结自己的身体到底会发生什么变故,却想到了利用龙老带给他的东西来对抗林敢笑。

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。

他内观着四肢百骸细水长流般氤氲着的淡蓝色药液,那是跟气海灵元完不同的一股力量,他向来都是被动的在吸收那些药液,而现在,他打算主动去接触。

有《蚕灭卷》保护着他的意识,避免可能会存在的危险,循序渐进的让得那些淡蓝色药液流淌开来,有些许微凉之意从体内渗透出来,自毛孔飘起一缕缕白气,顷刻间,皮肤上便结了一层冰晶。

恍惚间与山外修士体魄外那层金色晶体有些相似。

但未等李梦舟感到欣喜,那微凉之意骤然变得冰寒刺骨,自内而外蔓延,他前行的步伐顿住,身子也变得僵硬,刺骨的寒意冰冻着他身体的一切,唯有意识被《蚕灭卷》保护,尚且清醒,但也正因如此,他深刻感受着那股难以忍受的痛楚。

他的骨骼喀吧作响,皮肤上被震出一层层冰霜,就连脚下积雪都开始结冰,温度骤然下降。

萧知南不清楚李梦舟身上发生了什么,但那般情景颇有些诡异。

她眼睁睁看着李梦舟在前行中,忽然结冰,眨眼间便成了一座冰人雕像,哪怕距离不近,她仍能察觉到那股刺骨的寒意,汗毛直立,甚至仿若处在深渊底下的冰窟。

林敢笑也察觉到了异常,他停止了掠夺唐闻柳气海灵元的动作,缓缓转过身来,凝视着那化作冰雕的李梦舟。

云清川睁大了眼睛,略有茫然的打量周围,很是不解的喃喃道:“这天气不至于冷到把人冻成冰的地步吧?”

他不能理解,但林敢笑却意识到了李梦舟身上在发生什么。

在他嗅到李梦舟身上那股十分隐晦的气息时,便联想到了很多事情。

当世药王谷那位药王尚且只是一名稚嫩童子时,药王谷里便曾出现过一名天才,他对药理生而知之,具备成为天下第一神医的潜质,药师皆是修行者,虽不是一座修行山门,可也能够被称之为山门,远非世俗普通的看病大夫相比。

药师自然没有移山填海的神通,但入五境知神的药师,却能利用世间一切灵植,或生或灭,虽不能让人死而复生,但只要一息尚存,便可轻易肉白骨。

那必然是受世间敬仰的存在,就算是修行者,也会面临死亡,没有人真的不怕死,除了打破五境壁垒的超然存在,没有修行者敢轻易得罪一名药师,尤其是五境的药王,任何时刻,一名药师都有可能救你的命。

他们哪怕不是强大的修行者,没有与人厮杀的打架本事,但他们拥有的本事,绝对是不能小觑的,也是值得敬重的。

药师能够救人,自然也可杀人,他们不会打架,不代表不会杀人,甚至轻易就能做到让你死得不明不白。